首页 > 书库 > 《血蛮》薛蛮 cp 血蛮猎奇

血蛮

悬疑已完结

《血蛮》为熏香如风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奎,我一直有个问题……”基得正使出全身力气,将一根根大铆钉递给基座上的野蛮人。 “嗯?”卡进凹槽的长木已经铺好,奎正沿着一根根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3 14:56: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血蛮》为熏香如风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奎,我一直有个问题……”基得正使出全身力气,将一根根大铆钉递给基座上的野蛮人。 “嗯?”卡进凹槽的长木已经铺好,奎正沿着一根根

《血蛮》免费试读

“奎,我一直有个问题……”基得正使出全身力气,将一根根大铆钉递给基座上的野蛮人。

“嗯?”卡进凹槽的长木已经铺好,奎正沿着一根根作为骨架的长木钉上垂直的木板,作为整个房屋的地面部分。而长屋的四壁都是篷车的车厢拼合而成,虽然拆除了上面的利刃,却保留了金灿灿的大盾牌。

“大家都说你是十字星眸,我怎么看你除了瞳孔颜色是黑的,形状和我们一样啊。”胖商人一直很纠结。因为他自认为是个聪明人,可为什么貌似大家都能理解的问题,他却无法理解呢……

奎没有说话,倒是旁边的弗拉维笑了,“基得,你知道什么是‘想象力’么?”

“女士,请不要开玩笑,我当然知道您说的那三个字的全部含义。”基得红了脸争辩。

弗拉维接着笑道:“十字星眸不是说奎的瞳孔是十字形,而是形容他的眼睛很亮很清澈,能泛起十字星光。”

“原来是这样啊……”基得长出一口气,心中豁然开朗。

奎微微弯起嘴角,“快点干活吧,我们要在食人魔抵达前将长屋建好。”

“好嘞!”基得愉快的结束话题。

不久,奎忽然问道:“对了弗拉维,这几天怎么没见到阿卡拉女士?”

“阿卡拉修士去了崔斯特瑞姆,虽然她听从凯恩贤者的建议,在萝格营地建了个临时住地,但毕竟那里才是我们的大本营。”

奎点了点头,专心对付起手中的橡木板。

于此同时,巨石旷野,守护在黑暗森林边缘的萝格侦查兵,发现了森林中的恐怖异状。

伴着令人耳朵发胀的咯吱声,一株株参天大树轰然倒下,仿佛在被树冠遮住的林地底下有一头狂奔的巨龙,正用强悍的身躯将挡路的树木逐一撞断。

“怎么回事?”隐蔽在树堡上的队长紧皱眉头。

旁边的萝格一声惊呼,“队长,它好像直冲我们来了。”

这棵靠近林间空地的巨树又粗又高,从建在树冠上的伪装树堡下到地面根本来不及了。

“释放传送门,你们先走!”队长当机立断。

幽蓝的魔法门随即在树堡正中释放,队员们鱼贯冲入魔门。队长高举单筒目镜,紧紧盯住那头隐身的怪兽。

“就看到你了,就看到你了,就看到你……什么?!”队长猛然昂起头,脸上凝固着极度的惊恐。

轰!巨树应声崩断,萝格队长飞身扑入正缓缓缩小的魔门,逃出升天。

午后的萝格营地,重兵把守的小站出现了阿卡拉独有的紫色身影。

女修士鼻尖上浸满了细密的汗珠,顾不到擦拭,劈头就问:“奎在哪?”

修建长屋比奎想的简单,加厚了很多次的车厢每一面都有四米多长,两米多高,约Cheng人小手臂那么厚。恰西打造长铆钉,奎只管钉,两个野蛮人彼此合作,进度很快。

许多妇女正抱着孩子站在路中间,兴奋的仰望着高台上一面面竖起的木墙。

“高度有些矮,要是再加车厢顶板的高度,应该正好。”奎甩了甩发麻的手臂。

“呵呵,反正营地木料充足,不够的话还有许多马车可以拆。”弗拉维笑道,“况且恰西从崔斯特瑞姆带来了足够的材料,你大可放心。”

奎点了点头,正要答话,却发现一名萝格正远远的向他招手。奎翻身跳下,崭新的血脚重靴轻松助他稳稳落地。

“大人,阿卡拉修士急着见您!”萝格一口气冲到跟前,踮着脚在他耳边轻声道。

奎点了点头,将铁锤抛给上面最壮的男人,随萝格走向军营。

“奎,情况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很多。”女修士旁边还坐着凯恩和雷山德。

三人一同出现,说明情况真的很糟。

“奎,你先看看看它。”凯恩指的是小圆桌上的一张草图。

奎走过去,轻轻拿起草图,看了几眼,神情便越发专注起来,许久,才给出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是一辆车?”

“是的,一辆攻城车。共分三层,下层是推夫,中层藏兵,上层是伸缩咬臂。至于车头的半月铲、利刃排墙、蒙皮帷幕、轮子上的钉刺和车身的三层护甲,都是攻城车的防御措施。

这是为攻取像崔斯特瑞姆那样被石墙包围的城市而专门打造的。”老辣的炼金师一语道破。

阿卡拉点了点头,“但是它却首先奔向了这里。”

凯恩一双老眼此时却无比清澈,“这不过是一次小小的测试,在攻取崔斯特瑞姆前,他们要用萝格营地来磨利獠牙。”

“这么说来,萝格营地只是攻击崔斯特瑞姆的预演?”阿卡拉恍然大悟。

“或许……”奎忽然笑了,学着基得的口吻说道:“食人魔需要通过一次完美的展示,来掏光地狱买家的钱袋。”

凯恩第一个反应过来,贤者带着笑意开口,“奎,看来你并不担心这辆武装到牙齿的战争怪兽。”

奎凝视着阿卡拉恰如一潭愁湖眼睛反问:“我们有选择么?”

雷山德哈哈大笑,“那就干吧!”

凯恩也笑了,“老伙计,你要怎么做?”

雷山德两眼一翻,“自然以炼金师的方式!”

“他们推着车横穿黑暗森林,无需经过地底通道就能抵达石块旷野,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阿卡拉轻声提醒众人。

“其实我们有优势。”奎语出惊人。

见众人的目光都瞬间聚在他的身上,奎想了想道:“如果把那辆攻城车看做一个整体的话,其实我们面对的只是一个巨大的敌人。”

“一个敌人……”雷山德重复着野蛮人的话,渐渐有了领悟。“对,只有一个!”

奎的话给众人很大的启示,无需管那些推夫、士兵,甚至那个双头屠夫,他们和半月铲、利刃排墙、蒙皮帷幕、钉刺车轮……没有什么不同,也只是攻城车上的零件而已。

所以,事情就变得简单起来,所有的计划都只要对付这辆车就行了。

营地围墙的高度只有不到五米,远远挡不住十几米高的攻城车,再加高已经来不及了,弗拉维索Xing集合民夫,沿着营地挖一圈宽阔的沟渠,准备引水充作护城河。

即使变不成护城河,也要弄成松软的泥浆地,将沉重的绞肉机陷在里面。

《血蛮》精彩评论

    无良资本家陈老板的血汗工厂发家史。本来众鬼们的生活无忧无虑,轻松自在,结果倒血霉碰上陈老板,被其用金手指强行掳回成为奴工,被迫在阳气旺盛的有毒环境中长时间工作,并且被无情洗脑强行喂食毒鸡汤,不发一点工资,简直毫无鬼权!你要问为何不逃离魔窟到政府举报?可恨那陈老板官商勾结,关系铁硬,结果投诉无门,重陷水深火热,一行血泪流下啊!本小说充分体现资本主义社会人吃人的本质,充分体现了我们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学们要充分理解我们富足生活的来之不易啊!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