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妃仇I》青仇i 虐文 妃仇I总攻

妃仇I

古代言情已完结

火爆新书《妃仇I》是姬听月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梦言,梦言竟,书中主要讲述了: 不得不说:女人心,海底针。尽管同是女人,但我确实搞不懂梦言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想必姑娘不会介意的吧?”转眼间,那两人已经来

|更新:2020-03-18 22:01: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妃仇I》是姬听月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梦言,梦言竟,书中主要讲述了: 不得不说:女人心,海底针。尽管同是女人,但我确实搞不懂梦言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想必姑娘不会介意的吧?”转眼间,那两人已经来

《妃仇I》免费试读

不得不说:女人心,海底针。尽管同是女人,但我确实搞不懂梦言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想必姑娘不会介意的吧?”转眼间,那两人已经来到身前,此刻,那妖媚男正嬉皮笑脸的和梦言搭讪。

我不屑,他明明就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嘛。

“我……我……”不知怎的,梦言竟结巴起来,“我”了半天都没“我”出个什么东西。

靠,她不会是被美男给迷昏了头吧。

我汗,真太没出息了。

“她介意!”我将声音压得足够低沉,挡在梦言身前,已然一副护花使者模样。

“这位是?”一见我出来,妖媚男的脸色明显的变得黯淡了些,但还是唇角带笑的凝起好看的眉毛疑问道。

“帅哥!”我抬手将额前的头发向旁边一抛,吊儿郎当摇头晃脑的移到妖媚男身侧,以只有让他和我能够听得清的声音道:“麻烦你搞清楚状况,先来后到哈。”

闻言,妖媚男双眼一眯,冲我挑了挑眉,那意思很是直白的告诉我他才不会因为我的“先到”而放弃对梦言下手。

呵,看不出来这位还是个情场高手。

“我说了,她不愿意。”我特意放大了声音,是说给妖媚男听,同样也是说给在场所有的人听。梦言小心的拉拉了我的衣袖,我回瞪她一眼,心道:咋地,你不会是想要答应吧,难道你看不出来他想泡你吗?

话音才落,在场的人无不嘘唏惋惜。

谁知妖媚男竟笑了起来,扭头与他身后那人对视一眼,道:“你说她不愿意她就不愿意吗?如此,我倒是想听听这位姑娘是个如何说法?”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聚集在梦言身上。

梦言看了看妖媚男,又看了看妖媚男身后的冰块男,笑着点头答应:“我……愿意。”她说完后才满脸歉意的看了看我。

唉,我以手抚住额头,这梦家大小姐的心思还真是单纯啊,一点防人之心都无。

“这位兄台,既然人家姑娘都答应了,那咱们就开始吧?”妖媚男一副奸计得逞的笑脸在我眼前扩大。

看着他的脸,我只恨手里没个苍蝇拍,否则姐拍死你个讨人厌的家伙。咦?我对他的话有些疑问,“开始什么?”

“作诗比赛啊。”妖媚男耸耸肩,一副全地球人都知道就你不知道的表情。

“我不参加。”谁对这个鸟赛有兴趣谁去参加,反正本小姐从来就不爱好文学。

“难道小兄弟是怕在如此佳人的面前输给我会很没面子?”妖媚男边说边冲梦言抛了个媚眼,可梦言却没有看他,她的目光好像一直都停留在冰块男的身上,有纠结,也有期待。难道他们认识?可那冰块男却一点都没将我们可怜的梦言大小姐看在眼里。难道他们不认识?还是,郎无情妾有意?

妖媚男的这个激将法用的好啊,用得恰到好处,不过,我对激将法从不感冒,但,这次例外。

“切!”我将手中纸扇打开,对他翻了个白眼,“既然你自求要输得一败涂地,那我就成全你。”说完,我率先登上台子。

“月……”梦言想阻止,却因为慌乱而口不择言的差点把我的名字给喊了出来,不过还好她反应够快,马上就改了口,但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嘱咐道:“公子练练笔墨就好,不要太过认真。”

听了她的话我差点当场跌倒,什么叫练练笔墨就好?我根本就不会写毛笔字好不,虽然小学上兴趣班的时候有学过几年,那也是写皮毛,而且早就被我给忘光光了。

但,据我说知,梦见月的虽然在诗词歌赋上没什么造诣,但她的字却写得极好,颇有大家手法。

完了,头脑一热就冲动了,完全没考虑到这后果的严重性。照我那种歪歪扭扭的毛笔字一亮相还不得笑趴一堆人啊。

正苦恼之际,却听妖媚男对台下的冰块男道:“二哥既然来了,何不也来凑个热闹玩玩?”

我抬眸看向台下的冰块男,难怪看着两人长得有些相似,原来确是兄弟不成?至此,我不禁佩服起他们父母来,心想:这到底要什么样的父母才能生出两个如此俊美的儿子呢?

好像有些跑题了,我晃了晃脑袋,甩开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滥想法,对台下的梦言道:“言儿既然是这场作诗大赛的主角,怎么说都不能闲着啊,不如上来帮我代笔如何?”

大姐,你可别不答应啊,要不我出丑就出的大了。

不想,梦言竟很干脆的答应了,“好。”然后随冰块男一起登上了台子。

我挑衅的对妖媚男瞪了瞪眼示威,他回报以不屑一顾的坏笑。

比赛的人并不多,加上我总共才二十多个。

待选手就位以后,胖掌柜便宣布比赛开始了。

众人纷纷持笔苦思冥想起来。妖媚男想都没想一脸坏笑的便直接落笔了,他旁边的冰块男倒是持笔想了片刻,皱着眉头奋笔疾书,他写字的样子很专注,很潇洒,而且还很吸引人。

梦言自从上台之后,她的视线就没从冰块男的身上移开过。

我用手掌在她眼前来回扫了几下,小声道:“大小姐,回魂啦。”

“你干什么?”梦言像是被我看穿了心思的少女,低下了头,脸也红了。

“怎么?”我凑到她跟前,“看上他了?”

她张口欲语,却始终没说出什么。

“他看上去蛮不错的,长得很帅,个子也高,性情又比较沉稳,认真起来的时候还很吸引人,但就是气质太过凌人……”

“你不是喜欢上他了吧?”我还没说完梦言就急急的将我的话给断了,还一脸警惕的看着我。

“你怎么啦?”我莫名其妙的摸摸脑袋,我有说错什么话吗?她的反应怎么这么激烈?“我怎么可能喜欢他这种人。”

听了我的话,梦言像是松了口气般,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不过片刻又突然像只公鸡似的将身上的毛给竖了起来,“你确定你不喜欢他吗?”

无语,就算是我喜欢他,就凭我这长相,那能抢得过你吗?

“是,我确定不喜欢他。”我想梦言保证道。

她不就是想要个保证吗?唉,如此看来她对那冰块男动真格了。那我就提前祝你们有个好的结果吧。

得到我的保证,梦言的神经才算是真的松弛下来。

她笑指着我面前的那张白纸,“你怎么还不动笔啊?他们都快写完了。”

“不急不急……咱慢慢来。”我悠闲的蹦在桌子上坐着,晃悠着双腿,缓慢的摇着纸扇,惬意的享受着清风。

那边,妖媚男已经写得差不多了。当他看到我面前的纸一团空白,不禁挖苦道:“怎么?你不会就是想这样让我输得一败涂地吧?”

“切!”我不屑的翻了个白眼,道,“你最多就还能得瑟这么一小会儿而已,等下估计就笑不出来了。”

“说实话。”妖媚男换上了一副哀伤的表情皱了皱眉,“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怕了。”

我笑,“知道怕就好,这个俗话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你现在放弃说不定还来得及哦。”

“哈!”妖媚男特夸张的干笑一声,道:“我是怕你话说的太大会闪着舌头。”

“你!”我愤愤的捋起袖子,这个死男人真的很欠扁,不给他点教训他还真以为本小姐是吃素的不是,“你!”我伸手指着他的鼻子叫道:“你有种站那儿别动啊你,我一定要打得你脸你老妈都认不出来……”

此言一出,冰块男犀利的眼神立刻刮到了我的脸上,我顿觉得周身的空气全部凝结成冰,呼吸困难;而那妖媚男却是一副嬉皮笑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月!”梦言一见我要动手生事,马上就急了,她一把拉住从桌子上跳下来欲往妖媚男那边冲过去的我,并附在我我耳边小声劝道:“月,别惹事,万一把事情闹大让爹爹知道了,我们都没好下场的,而且你看他,也不想是好惹的主,算我求求你了好不好?”

梦言的话确实有理,好不容易出来耍一趟不必要闹的自家心情不好。

我深吸一口气,沉淀一下情绪,然后对梦言做了一个ok的手势,“OK!我听你的。”

大概是因为梦言太过担忧我会闯祸,所以她没有注意到我的语言问题。可让我想不到的是,这个手势和这个单词却被别人给牢牢记住了,而且就是因为这种无意之举,成为我以后人生发生重大转折的始作俑者。

“哼!”我双手叉腰拽拽的将头转向一边,“看在美女的面子上,今天我就放过你,咱就在白纸黑字上较量,但是……”我竖起两指做发誓状,“但是,以后别让我在宁州城里见到你,否则我见一次扁你一次。”

冰块男双眼微眯,只看了我一眼便埋头继续去做他的诗了。妖媚男却对我露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转身和冰块男说着什么。

梦言见事态平定下来,先是松了口气,然后责备道:“月怎么变得蛮横起来?这要真打起来,万一你受伤了该怎么办?”

我余气未消,道:“鬼门关里逛了一圈回来,难道我还会怕死吗?”

闻言,梦言的脸色突然变得僵硬起来。

《妃仇I》精彩评论

    都市异能,超能力题材,日常生活轻松风格老作者(姬听月)熊狼狗的新作,一改过去苦大仇深,杀伐果断的套路,这本的主角(梦言,梦言竟)是个宅男,梦想是做一条咸鱼。主角(梦言,梦言竟)能力是可以借用自己养的猫的超能力,主角(梦言,梦言竟)升级的路线是养越来越多的猫,收获越来越多的能力。前半部很不错,后半部外星猫战争有点出戏。只看前半部是仙草,都市超能力题材的仙草。后半部勉强可以看,但是没有惊喜。目前已经完本。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