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花娇》春浓花娇芙蓉帐全文 娘受 花娇御姐

花娇

古代言情连载中

《花娇》是吱吱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花娇》精彩章节节选: 这些往事想起来只会让人心情低落。 郁棠此生再也不愿意沾染李家,就更谈不上和裴家打交道了。 她趁这个机会给大伯母吹耳边风:“连裴家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4 07:56: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花娇》是吱吱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花娇》精彩章节节选: 这些往事想起来只会让人心情低落。 郁棠此生再也不愿意沾染李家,就更谈不上和裴家打交道了。 她趁这个机会给大伯母吹耳边风:“连裴家

《花娇》免费试读

这些往事想起来只会让人心情低落。

郁棠此生再也不愿意沾染李家,就更谈不上和裴家打交道了。

她趁这个机会给大伯母吹耳边风:“连裴家的铺子都烧了,我们家的就更保不住了。好在地基还在,有了机会,总能东山再起。至于说铺子里的货,若是赔银子,肯定双倍。若是能找到买货客商和人家好好商量商量,说不定人家愿意宽限些时日,我们再重新给那客商做一批货,或者是能少赔些银子。长兴街走水,是谁也没想到,谁也不愿意的事啊!”

“话是这么说。可延迟交货恐怕不行。”王氏闻言苦笑,道,“你是个小孩子,平时家里也没人跟你说。这些年来,闽南那边的人出海赚了大钱,杭州城里的人就心动了,有本钱有本事的,就一家出一条船,带了丝绸、茶叶、瓷器之类的组成船队出海做生意。没那么多钱的,就拿了茶叶、丝绸等货入股出海。向我们家订漆器的,就是要出海做生意的。船队已经定下了出海的日子,若是他到期拿不出参股的货物,这生意就黄了。他可不得向我们要双倍的赔偿。”

前世的郁棠的确不知道这件事,但这世的郁棠是知道的。

李家在临安城算是新贵。

他们家从前也有钱,但上面还有个裴家,他们家就有些不够看了。据说往上数三代,李家年年大年初一的时候都要去给裴家拜年的。直到李家的老太爷,也就是李端、李竣家的祖父考中了举人,他们的父亲又中了进士,还和裴家的二老爷是同年,这才慢慢地站直了腰杆。年年的大年初一去给裴家拜年的时候,李家的人能坐在裴家的大堂里喝杯茶了。

也因为如此,李家虽然显贵了,却没有办法利用手中的权力扩大自家的产业——临安城的山山水水也好,街道商铺也好,多是裴家的,流落在外的原来就少,谁家会没事卖祖业?就算是卖祖业,大家也都习惯性卖给裴家。

李家难道还敢和裴家争不成。

可想要在官场上走得远,就不能贪,就得打点上司。这两样都要银子。李家想要更多的银子,就只能把眼光放在外面。

一来二去,李家就做起了出海的生意。

当然,出海是有风险的,遇到了海上风暴,往往会血本无归。杭州城里很多人家就是因此而破产。李家的运气却不错,十次有九次投的船队都会平安归来,她端着李竣的牌位嫁过去之后,李家开始暴富。李峻的母亲夸她有旺夫命,李端也因此对她更加纠缠了。

可笑李竣坠马身亡的时候,李峻的母亲却指着她的鼻子骂她是“狐狸精”,说她红颜祸水……

往事提起来全是心酸。

郁棠忙把这些过往都压在心底,继续和大伯母说铺子里的事:“那能不能找那客商商量着由我们家出面,帮他保质保量地买一批货?”

王氏听了看着郁棠的眼睛一亮,道:“你倒和我想一块儿去了。”

她如同找到了知己般开始吐槽丈夫:“你大伯父不答应。说郁家百年老字号,不要说临安了,就是整个杭州城里也没谁家的手艺比得过郁家。用次货冒充好货,这种事他干不出来。

“你大堂兄就说了,江西那边有几家百年老字号的漆货,东西也不比我们家差,若是你大伯父担心让那客商吃亏,亲自去那边一趟,盯着别人家出货就是了。你大伯父又觉得江西那边的货比我们家卖得便宜,这件事要是被别人知道了,郁家百年声誉就会毁于一旦,那些商户为了蝇头小利,宁愿舍近求远也会去江西订货,到时候我们家没了名声不说,还会白白给江西那边的漆货铺子找了买家。”

郁棠是知道大伯父做生意有些执拗的,不然他上辈子也不会因此在生意上和大堂兄有了分歧,可她没有想到大伯父会这么执拗。

她道:“那您不妨让大伯父去杭州城走一趟。我听说那些海上生意最喜欢的是茶叶、瓷器和丝绸,漆器、锡器都要得少。有人知道江西那边的铺子手艺不比我们家差,价钱也比我们家低,可过去一趟风险不小,货出了什么问题也不好退换,就算是让给他们又何妨?”

王氏直点头,心里的算盘却打得噼啪响。

这话儿子也曾经说过,可丈夫太固执,听不进去。但若是这话由二叔来说,肯定又不一样了。

王氏就心心念念地盼着郁棠的父亲郁文早点回来。

郁棠从十年后回来,年纪阅历在那里,遇事原本就比十五岁的小姑娘淡定从容,何况该发生的事都已经发生了,着急上火也没有用,她的心态就更好了。

她如大伯母所愿,在家里呆了一天,之后又跟着王婆子学做雪花酥。

和前世不一样的是,前世她花了两天的功夫才学会做这个点心,这辈子因有上辈子的经验,上手很快不说,还多做两锅雪花酥让陈婆子送给了街坊邻居——前世,她家出事,街坊邻居多有帮衬,她一直记着,心存感激。

等到她父亲郁文回家,已经是四天后了。

郁棠刚帮母亲洗了头发,坐在庭院里帮母亲通头。

陈婆子一面给陈氏打着扇,一面夸奖郁棠:“您看大小姐,多懂事,多孝顺啊!您以后就等着享大小姐和姑爷的福好了!”

陈氏呵呵地笑。

清瘦苍白的面孔流露出些许愧疚。

郁棠的婚事不顺,是因为他们家想招婿。

前世的郁棠对自己的婚事没有什么想法,一切都由父母做主。可经历了前世的那些事她才知道,若是能招赘,守在父母身边,就是她莫大的幸运和福气了。

看到母亲这样的内疚,她撒娇般靠在了母亲的肩头,道:“我要找个漂亮的,不要像隔壁阿姐似的,嫁个矮锉子!”

这是郁棠第一次在母亲面前表现出自己对婚姻的想法。

陈氏不由大喜,小心地问她:“那,那你愿意招婿?”

“愿意啊!”郁棠主动积极地参与道,“招婿在家里,我就能一辈子陪着姆妈和阿爹了,家里的事都是我说了算。我为什么不愿意招婿啊?”

陈氏见她说得真情实意,立刻高兴起来,把郁棠拉到她的面前,语重心长地对她道:“你放心,姆妈和阿爹一定帮你好好看着,不会让我们家阿棠吃亏的,不会委屈了我们家阿棠的。”

郁棠重重地点头。

陈婆子看着气氛好,跟着凑趣:“太太可别忘了,要挑个漂亮的。我们家大小姐喜欢漂亮的。”

反正不指望丈夫有多大的出息,当然是要挑个顺眼的。

郁棠再次点头:“姆妈要记得!还要长得高,听话。”

陈氏看她一副无知无畏的模样,笑出声来。

一身文士襴衣的郁文就是在这笑声中走了进来:“母女俩在说什么呢?这么高兴!也说给我听听呗!”

“相公!”陈氏的眼睛都亮了。

郁文的目光也是直直地落在了陈氏的身上。

“几天不见,你怎么又清减了。”他关切又有些心疼地问陈氏,“是不是阿棠在家里又闹腾了?还是这些日子太热,你又吃不下东西?要不我让人去街上买些冰回来,让陈婆子给你煮点绿豆水?”

“不用,不用!”陈氏笑眯眯地道,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郁文,生怕他出门受了磨难似的,“济民堂的刘大夫不是说了,我这病,受不得凉。你怎么还怂恿着我吃冰。”

郁文嘿嘿地笑,道:“我这不是觉得能让你松快一刻是一刻吗?”

这就是她父亲的性格。

人很好,真诚、乐观、大方、善良、幽默……什么事都大大咧咧,透着几分不以为意,随遇而安。小的时候一心只用功读书,长大了,就依靠自家的哥哥帮着打点庶务,好不容易考中了秀才,觉得读书太辛苦,就不读了。

不遇到事还好,遇到事,只怕是有些经不住。

郁棠在心里叹气,上前给父亲行礼。

郁文这才注意到自家的闺女,有些心虚地道:“阿棠,这些日子阿爹不在家,你有没有顽皮?有没有听你姆***话?”

郁棠经历两世,都很喜欢父亲待母亲好。

她嗔道:“您答应我的茯苓粉呢?我还等着做茯苓膏呢!”

郁文听说家里的铺子被烧了,差点急疯了,哪里还记得茯苓粉?

他语塞。

郁棠在心里又叹了一口气。

父亲为了不让母亲担心,哪次出门回家不是光鲜靓丽的?所以她们都没有注意到父亲的心焦。

这些年,铺子里的收益全给了她母亲吃药,父亲知道长兴街走水,心里不知道怎么煎熬,忘记了给她的礼物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前世的她,和阿爹大吵了一架,后来阿爹陪她去山外山吃了顿好的,她这才罢休。今生的她,只想怎样为父母脱困。

“阿爹说话不算数。”郁棠插科打诨,推着父亲往书房去,“我要阿爹藏的那枚青田玉籽料。”

郁文割肉似的心疼,一边被女儿推搡着走,一边和女儿讨价还价:“我把那方荷叶滴水的砚台给你好不好?或者是上次你说好的那盒狼毫的毛笔?”

“哼!”郁棠不满地道,“我才不会上当呢!就要那枚青田玉,我要雕个印章,像阿爹那样,挂在腰间。”

郁文道:“男子才把印章挂在腰间,你是女孩子,挂三事。我给你打副金三事①好不好?”

家里都快没银子给姆妈买药了,她阿爹还准备给她打副金三事。

郁棠冷哼。

陈氏笑得直不起腰来。

父女俩推推搡搡进了书房。

章节在线阅读

《花娇》精彩评论

    设定大赞啊大赞,剧情设置也不发散,就是换着花样用金钱开发各种女人的下限,没有种田开公司那种浪费老子时间的东西(我就不信作者(吱吱)能写多专业,被吹爆的赤色黎明除了土改我看也没多专业,要真的很专业干嘛来写爽文)。文笔部分以对唐铃青的描写最佳,看得gier梆硬作者(吱吱)对女性的性格比较样板化,但对破除舔狗劣根性很有教育意义。反正我感觉自己受教了的。 太监之前的几个章节剧情开始发散了,搞什么劳子黑社会,作者(吱吱)你混过黑社会吗,没混过能写好?还好太监了,不然只能当粮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