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凶光》凶恶凶光是什么梗 无广告 凶光无广告

凶光

都市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凶光》是苏黎梦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那副,双湛,书中主要讲述了:故事还得从南开毕业说起……香港的警校一向是数一数二的,教育的方式也是特立独行,南开因为初中时候成绩就特别的优秀,所以被选上来,想起

厦门乐创|更新:2020-04-26 21:55: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凶光》是苏黎梦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那副,双湛,书中主要讲述了:故事还得从南开毕业说起……香港的警校一向是数一数二的,教育的方式也是特立独行,南开因为初中时候成绩就特别的优秀,所以被选上来,想起

《凶光》免费试读

故事还得从南开毕业说起……

香港的警校一向是数一数二的,教育的方式也是特立独行,南开因为初中时候成绩就特别的优秀,所以被选上来,想起来还真是有点小意外,他家境一点也不好,而且当时还有那么多的竞争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被选上。

在这个学校八年的时光,他过的颇为开心,也有在训练之中坚持不下来的时候,不过只要看看父亲的照片,他也会咬牙坚持下去。

现在终于毕业了,他坐在回去的航班之上,心情的确有点小激动,不断的看着舷窗外的云层,白花花的一片几乎是触手可及。

看着云层他几乎回到了十年之前的那个下午,是夏天,天气十分炎热,当时的他还在上中学一年级,那天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肚子疼的实在支撑不下去了,于是只能被老师遣送回家。

路边的柳树总是杂乱的将自己的爪牙探进河水之中,这是一片他生长了十几年的村庄,那个时候南开十二岁。

学校和家还是有段距离的,走到了半路上,便见到自己母亲慌慌张张的来,就连和自己擦身而过也丝毫没有察觉,她是蹙眉从自己的身边挤过去的,大概那时候觉得自己是个碍事的路人挡着道了。

南开自己倒是没勇气喊的,因为母亲在他的印象里一向是比较凶悍的,而父亲则柔和的多,他们家典型的阴盛阳衰。

班主任喊住母亲之后,她才怔怔的回过头看了一眼南开,只是母亲骤然红润的眼睛,让当时的南开心里一个抽动,身子也不由的一个后退,这动作是多么的下意识,他不敢看着母亲的眼睛,只好低首看着自己的鞋子。

一双湛蓝色的布鞋,大脚趾的部位还有一个破洞,只不过昨晚上母亲连夜帮着补上了,现在是一层花色的布料,这颜色他很不喜欢,觉得十分扎眼,今早出门本来不愿意穿在脚上的,可他就这么一双鞋子,中午还有体育课,难道要光着脚丫吗。

最终他也还是妥协了,穿上之后,南开感觉自己矮了几公分,走路也开始缩着脖子,但是这样又被母亲臭骂了一顿,母亲的要求一直都很严厉,甚至于到了严苛的地步。

一阵灼热的痛感从大腿传来,他低首一看,回忆也跟着被烫熟了,空姐慌乱的帮着擦拭,而他一再摆手说没关系,其实疼的很,南开呲牙想着,这空姐一定是第一次上飞机吧,就和自己一样,也是个新芽儿。

正想着飞机已经稳稳降落在停机坪上,他缓慢起身跟着前边的人下了飞机,一阵暖风从南侧吹过来,他的发丝被撩拨的左右摇摆,这风吹的他脑袋清醒了不少,或许真是有些晕机吧,站在原地等着机场巴士的时候,他下意识的揉揉自己的太阳穴。

都八年没回来了,也不知道母亲过的如何,还会不会像是之前那么讨厌自己,总说自己是个废物,想想自己可能是蟑螂转世吧,被母亲骂了十二年,居然还能有今天的成就,当然他也没感觉自己多么了不起,可是香港的警校不是谁想上就能上的。

回来之前他心底有过一丝犹豫,想要接受学校的邀请,加入香港皇家警察的序列,对方说了,可以给他香港的护照,或者直接入香港的户口也未尝不可,他在学校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但最后他还是拒绝了。

父亲说一定要回来内地发展,因为内地才是华夏的根基,他回来了,可是父亲不在,仰头看着云层的时候,南开的鼻子有点酸楚,他暗自嘲笑自己,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这么感性,真不知道母亲会不会来接自己,或许她此刻正在外边大厅对自己翘首以盼呢。

但是在大厅展望了半天也没看到母亲的人影,回来之前给她打过电话,没人接提示可以留言,所以他告知了回来的日期和航班,想不到母亲还是没来,有段时间联系不上人了,真不知道她是在忙着什么,还是花店的生意吗?

憋着一脑子的问号,他终于回家了只是拍了半天的门也没人开,最后他从物业那边拿了钥匙,才终于进到屋里边,人没在,窗帘遮挡的严实,黑沉沉的一点光线也没有,这不像是母亲的作风,她一向是喜欢豁亮的居所的。

尝试着喊叫了几声,但是屋子空荡荡的,就连自己的回音也听不到,他只好锁门出来,站在门外怔怔的想着,母亲会去哪儿了,屋子里边那副景象,收拾的都很整齐干净,可是窗帘是遮蔽的,这样说起来母亲大概是没在家住着有段时间了。

最后一次通话是什么时候?他脑子里边冒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但是他回答不上来具体的时间,就只能停顿在哪儿,找了一个勉强的时间应付,哦大概是半个月之前了。

南开决定上花店去看一眼,花店的门关的严实,他没有钥匙,就只能坐在花店门口给母亲打电话,不过这一次手机铃声竟然是从花店里边传出来的,南开扭过头看着那关闭的卷帘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母亲她在店里头,那刚才自己那样使劲的敲门,她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铃声还在响着,他只好找来一个开锁键,抵押了自己的身份证,对方才肯开门,只是门刚刚打开就传来一股子的腥臭味,开锁键皱着眉要钱,溜之大吉。

花店的花儿摆放的和他走的时候一样,只不过是多了些品种,母亲是个爱干净的人,会拾掇。他抬眼一看天花板上竟然趴着两只蜘蛛,而刚才的酸臭味再一次侵入他的呼吸之中,他感觉到很难受,恶心作呕,急速到门外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他才朝着里边的小房子走,这门店都有配置的厕所,还有一间小屋子,母亲当做了厨房,只是一进门他就呆住了,迟迟的反应不过来。

昏黄的灯光映照下,泛着油光的地板上佝偻着一个身躯,那身躯上的肉已经泛滥的差不多了,整个头颅部分只剩下了一点头发,尸体脸侧着,眼睛似乎是望着天花板的方向,但是此刻还能看到的仅仅是空空的眼眶。

如果不是这身清雅的衣服,这一双玫瑰色的单鞋,他绝认不出来这是自己的母亲,可是她究竟是怎么了?

南开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整个人就像是被雷电击中一般,无法恢复自身机能的运作,但是接下来他竟然没有哭泣,而是弯腰呕吐起来,这惨烈的一幕在他脑海中始终挥之不去。

南街的花店有一段时间没开门了,现在花店的门口拉起了警戒线,出出进进的都是戴着工作牌的警察,法医已经到位,对尸体的初步检测已经完成,尸体被放进黑色的盛尸袋之中,拉上了拉链。

他整个人靠在墙壁上安静的看着这一切,感觉自己的天空在那一刻坍陷了下来,他的世界也瞬间天黑,无法形容内心的震惊和恐惧,就像是十年前他经历的一样,那个时候是父亲的死,而现在是母亲的死。

在警察要他签字的时候,他终于憋不住了,自己好歹也是从警察学校毕业归来的,这案子自己一定要介入调查,可尽管出示了一系列的证明,警察也对他的行为表示不屑,案件在辖区之内发生,自然有他们的人来处理,犯不着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毕业生来调查。

只是作为死者的家属,他可能要被反复的问一些问题,他的行踪也会被调查,至少他们要确认南开是不是刚刚从香港归来的。

死者究竟是不是他的母亲,还需要进一步的鉴定才能知道,南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警察将自己母亲的尸体带走,而自己一点事情也做不了,他陷入了空前的绝望之中,究竟要怎样才能参与进来?

法医的解剖结果警察会第一时间通知他的,因为他是死者的家属,但是说句不中听的话,尸体都腐烂成那副鬼样子了,解剖说起来也只是在摸骨头而已,当时进入现场接触到尸体的人,都有些受不了,因为那模样实在是渗人。

围观的群众指指点点的议论着,在尸体被抬出来的时候,很自觉的退避三舍,警察走了之后,他们便没啥热闹可以看,也就散开了,留下南开一个人在警戒线外边呆呆的看着花店的被关上的卷帘门。

手机躁动了不知道多久,他才回过神来接听,是自己的了老师,因为他不肯留在香港,所以他就为自己介绍了一些关系,现在的南开可以拿着老师的介绍信,直接去H城的警察局局长那里。

这或许会是他加入案件侦办的一个机会,南开对老师道了一声感谢,就按照对方提供的地点和时间,去和那个警察局长会面,老师说他们当年是同学,也是很好的兄弟。

南开希望对方不要为难自己,他的心沉闷的可怕,不知道要如何发泄自己内心的悲伤,母亲的去世实在太突然了。

《凶光》精彩评论

    有读者说利用双穿门发财,我不知道你们想的是不是倒卖古董黄金首饰之类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还是省省吧,这种方法发点小财还行,涉及到巨大金额交易我觉得zf部门绝对马上盯上你,书中zf部门开的弱智光环已经够多了,且不说直播穿越这种东西,伊凡万科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能拿出超越时代的科技产品不被人怀疑并且短短时间能建立一个大公司这已经很不合常理了。有什么生意比得上与一个国家做生意?主角(那副,双湛)打定主意先不跟国家合作那么就别折腾那些没用的了。有伊凡万科这种超级人才而主角(那副,双湛)还能源源不断带其他东西出来,还担心国家会把你切片?这国家比杀鸡取卵还弱智啊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