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启大明》重启大明佃小二TXT下载 小说在线试读 重启大明下克上

重启大明

历史已完结

《重启大明》由网络作家荆洚晓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振,丁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王振微笑着背起双手,想了想道:“阿忠吧,阿忠可不简单,只是现时也老了吧?” “小侄拜见世叔!”丁一方才一揖深深而下。 王振笑得极

阅文集团|更新:2020-05-06 14:55: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重启大明》由网络作家荆洚晓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振,丁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王振微笑着背起双手,想了想道:“阿忠吧,阿忠可不简单,只是现时也老了吧?” “小侄拜见世叔!”丁一方才一揖深深而下。 王振笑得极

《重启大明》免费试读

王振微笑着背起双手,想了想道:“阿忠吧,阿忠可不简单,只是现时也老了吧?”

“小侄拜见世叔!”丁一方才一揖深深而下。

王振笑得极为开心,什么大铛,什么公公,称他为父为祖的,真是多不胜数。

但王振自宫之前,是教过书的人,他哪里不晓得,这些人却是因着他权势,方才如此?

正是如此,丁一这句世叔,才显得如此真挚可贵!

贫贱之交!威武不能屈!长辈有所召,不问所以,尽力去办!

王振一把搀起丁一,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可以说,丁一这三点,每一点都是挠到了王振的痒处了!

“说来却是为叔对不住你……”王振挥了挥手,示意那左右退下,苦笑道,“当年丁大哥看某是读书人,便让某给你取个名字……那时丁大哥边上坐着都是江湖豪雄,有人便说,叫丁一最好,长成之后便是江湖第一,叫好的人许多……某那时好面子,搜肠刮肚想到一句‘二十有一年,Chun,王正月,公如晋’,便取了‘如晋’等你及冠时用,谁知丁大哥真信人!十数年阔别,心中仍有某这个兄弟,真真便给你用了这个字,却是委屈你了……”

丁一听着不禁苦笑,原来这名字还有这么一出。

但还有没等丁一说话,在边上的章主事就皱着眉道:“王公,瓦刺人对这马价实在不满,这事是否另委他人前去接洽,以免丁秀才受累……”马顺也在边上帮腔,“实在压得太过离奇,那些瓦刺人……”

“是么?”王振的话里还带着笑意,但听在马顺和章主事耳里,却如冷霜一般,“某倒以为,该给瓦刺人一个教训的。尔等若觉不妥,自也可以选举他人,另与约定便是,倒是不碍事,毕竟这抚夷之事,某也是不太懂的。”

“王公恕罪!”马顺马大人立刻推金山倒玉柱跪了下去,重重磕首,“小的不敢!”他堂堂一个锦衣卫高官,口称小的,却也一点都不觉难为情。王振算是他该管上司,这倒也就罢了。

只是那主客清吏司的章主事,堂堂科举出身的文臣,却也只好拜下口称:“下官不敢,必遵王公训示。”

这便是正统十四年的王振权倾天下的真实写照了。

要知道明太祖朱元璋立下的禁内臣碑,也就是在宫门之内设置三尺高的铁碑,上铸:“内臣不得干预政事”八字,都被王振盗走。兵部尚书的人选,王振也可以矫旨决之。此时他说应该给瓦刺一个教训,谁还敢说个不字?

当马顺与章主事退下之后,丁一终于下了决心,站起来对王振说道:“世叔,这事恐怕小侄做差了,不若下回商谈便按往年马价与瓦刺就是,免得……”压马价跟着就是土木堡事变啊,这可不是说笑的,丁一对这时代再没代入感,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蕞尔小邦也敢口出狂言?不必理会,此事贤侄办得极好。”王振毫不为意,并且似乎这叔父当得极为有滋味,“为叔教你上京来,岂能让你尽心办事之后还受委屈?”事实上王振对他的亲侄儿也是极为不错的,他的侄儿王林在正统十一年就做到锦衣卫指挥佥事。

丁一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半晌方才苦着脸说道:“小侄委屈算不得甚么……”身为军史爱好者又是当过兵的人,丁一哪里能不知道土木堡?当下对王振劝道,“小侄也有交好草原上商贩,略知一些瓦刺的情况,恐怕到七月,瓦刺眼看过冬艰难,活不下去,必定犯边!”

此时丁一也只能尽力而为了:“小侄臆断,其时若是瓦刺兵分四路,以一部攻辽东;一部攻宣府;另遣一部攻甘州;也先亲率精兵**大同,大明应对起来,耗去怕就不是区区粮草了……”

谁也担不起引发土木堡事变的帽子,并且土木堡之战王振身死,英宗被俘之后,王振的一众亲属全被杀了无一幸免,丁一却是绝对不想到时亡命江湖。不论是为国为民,还是为了自己富贵,丁一都不得不阻止王振坚持这马价。

“善,想不到贤侄竟是知兵!”王振抚掌赞叹,但却含笑对丁一道,“只是终究未经历练。”

丁一闻言一愣,却马上反应过来,正所谓关心则乱,因为自己知道土木堡之变的结局,也清楚这战事的导火索,反而陷入局中了,王振这话却让丁一醒觉过,不禁点头道:“不错,若瓦刺攻明,却是因为他认为兵力足以犯明,便是给予两倍马价,终究他也是要攻明的;若大明兵威能震慑四夷,就是白要了他的马,他也不敢动弹。”

战争不过是政治的延续,后世的海湾战争却不也就是这样?至于借口,马价就和大规模杀伤武器一样,说有就有,说低就低,便是给个两倍依旧可以说太低啊。

“贤侄聪慧至斯,果是虎父无犬子!”王振看着这丁如晋一点就通,却真是越看越喜欢,行将下来,将丁一手臂把持着,轻轻拍着,这动作由一个阉人做出来,本来应当是极恶心的,但王振做来却不使人感觉不适,就如师长与学生说话一般。想来与这王振入宫之前当过老师的经历有关系。

更重要的是王振身上没有丁一以为必定存在的尿骚味,或是过浓的香味。

想想也对,人家一个权倾天下的权阉,又不用每天劳作奔驰,至于搞到总是尿失禁么?便是尿失禁总也能兜着——女人来月事,也不见得便是顺风十里都是血腥味道吧?

只听王振笑道:“为叔身边亲近的人,却没几个有本事的,招如晋来京时,原是想凭着与丁大哥的交情,不论如何也许你一生富贵。只是听孩儿们报上来,说贤侄是有本事的,故之方才一试,也幸得如此,才不至埋没了这千里良驹!”

王振说得尽是情深谊重,丁一听得后背发寒。

什么叫有本事?无非就是丁一要上京,被彭樟那班人百般为难,但丁一没有乱了分寸罢。至于杀了雷九天和那两个要阉了他的大侠,这等事,入得忠叔的眼里,却是入不了这王振的眼里。能为王振杀人的人,放眼而去,多得是!

这锦衣卫,手很长啊。

丁一只想着,说不得自己接了书信之后的一言一行,都是王振监控之中!

搞不好,幕后黑手要他来当卧底的事,王振也是知道的。要不然这个有本事从何说起?

愈往深层想,丁一只觉愈可怕。

安排自己去谈马价这事,如果当时自己多问多说几句,指不准……不,就是方才,如果自己没有提起瓦刺可能出兵,甚至兵分四路,以让王振觉得自己是诚心当他世交叔父,指不准一会就真的被拖下去杀了!

但没等丁一多想,抵京之后,他曾暗自思量的赏赐此时便来了。

王振轻抚着丁一的手,对他柔声说道:“为叔在四夷馆旁边的金鱼胡同有处宅子空置,贤侄便且住下就是,把阿忠也接上来,他年纪这么大,这么多年江湖饭还没吃腻么?若是住着不舒服,自管说话,便是相中甜水井左近头条胡同的宅子,为叔也自当教你如意便是。”

北京城的宅院,丁一有种被幸福砸昏的感觉,并且听着这话,似乎住了不爽,只要开口还能再送一套……这可不是商品房啊,也不是五环外,这可是京师的宅院,放哪个年头都是金贵的。

却听王振又拍着丁一的手心说道:“如此,贤侄便到主客清吏司先办办事。”他看见丁一想要拒绝,便摇头道,“晋身之道,也不单单科举一途嘛,贤侄能读书是好事,切莫读得迂了。”

这个年代,除了科举自然还有别的跻身**的道路,那就是祖荫了,比如说丁一父亲有个世袭官职,那么丁一就可以继承此官职然后步入**。至于此时的大明,王振要让谁当官还能办不下来?

也就是丁一合他胃口,才会有这么一句开解。

要不然国子监的祭酒说枷就枷了,兵部尚书他说谁上就谁上,给丁一弄个官身,那真是别说一句话,连一个眼神都不用吧?那些门下走狗只要知道丁一能跟王振说上这么久的话,自然会去把一切办妥了。

“世叔终是小看丁一。”尽管王振举止不至于让人恶心,但丁一还是忍受不了被一个太监不住抚摸手心,借机抽出手来作了个揖,朗声笑道,“世叔赐我宅院,长有赐,不敢辞;世叔有所驱使,丁一诺必行,不爱此躯。但丁某若因此受了这官职,却便污了世叔与先父清清白白的交情!”

王振愣住了,有悍不畏死骂他权阉的忠臣,有拍他马屁的小人,有偷偷摸摸求官的伪君子,有卖身投靠不惜出卖同僚的贱人……但他没有见过,愿意为他尽心办事,而却不要官的。就算他的亲侄子王林,都不时会来抱怨啥时能再升一升官职。

有种暖意,在王振心中扩张。

这感动不是丁一所给他带来,而是他自己往昔的岁月里的纯粹友情。

想不到权倾天下之际,唯一对他无所求的,却是年少白衣时的友人后代。

————————————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啊!

《重启大明》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重启大明》,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荆洚晓)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