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左手一只鸡》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原唱 Twink 我左手一只鸡冰山攻

我左手一只鸡

奇幻连载中

孤魄幽魂新书《我左手一只鸡》由孤魄幽魂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马纳祖玛,赛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老头克鲁德·赛博死亡的小巷子里,机械之心的三人正在重新查看现场。 带头的是一个白发的少年,左边的一只眼睛里是遍布血丝的黑色眼球,

阅文集团|更新:2020-05-14 00:55: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孤魄幽魂新书《我左手一只鸡》由孤魄幽魂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马纳祖玛,赛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老头克鲁德·赛博死亡的小巷子里,机械之心的三人正在重新查看现场。 带头的是一个白发的少年,左边的一只眼睛里是遍布血丝的黑色眼球,

《我左手一只鸡》免费试读

老头克鲁德·赛博死亡的小巷子里,机械之心的三人正在重新查看现场。

带头的是一个白发的少年,左边的一只眼睛里是遍布血丝的黑色眼球,看着就不像是正常人类可以拥有的样子,之前他还用一个单只的眼罩遮挡,现在眼罩被拉起来放在了额头上。

黑色眼球上的血丝在蠕动着,就好像锻炼肌肉时候爆出的血管,微微的黑色光芒扫视一切,没有多少工夫白发少年就显出了疲劳的状态,将眼罩盖上了眼睛。

“灵能体已经完全消失,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消失的地方就是这里。”

白发少年掏出了一只银色的怀表看了一下时间。

“正确的死亡时间是在晚餐之后,也就是23分钟之前。”

说道这里他的语气有些不满,一般发生死亡案件都是先交给【神月】下属的独角兽来处理,然后才是按照死者的信仰情况分配给其他教会,死亡是【神月】的权柄,这一点是其他八个教会的共识,可也因为是这样,让他们机械之心的出动延时了,很多可能得到的线索就会消失。

白发少年的两个手下正在搜查尸体,既然独角兽的成员一开始就确定了死者的身份,那么自然不会去动死者,藏匿线索这样的事情并不会发生,这是各大教会之间的默契。

“那件被盗物品不在克鲁德的身上,应该是被藏匿在别处了。”

说话的是一个比白发少年还要矮小一个头的男人,他站起身掏出手帕擦着手上的血迹。

克鲁德·赛博吐血死亡是面朝下的,靠近地面的正面部分自然也被血迹污染了大块面积。

在这个矮个男人的搜查下,克鲁德·赛博几乎被他脱光了衣服,完事后也没有想要给他穿上的意思,就这样让老头人死鸟朝天的躺着。

他说的被盗物品,自然就是被送给马纳祖玛的那只金属魔方了。

提到魔方,【火种】下属机构机械之心的标记,就是袖口上的金属立方体袖扣,无论机械之心的成员喜欢将自己打扮成何种千奇百怪的样子,衣袖口上的立方体袖扣是不会改变的。

并且这还是他们各自身份的表示,就和军衔一样容易区分,分为金银铜三色,三种等级的袖扣最多三粒,最低是一粒,这里的三个机械之心的成员,白发少年的是两粒银色立方体袖扣,搜查尸体的矮子是三粒铜色立方体袖扣。

“新人!查仔细了,这次你可是第一次出任务,处理好这样的案件三次,就能够升级到两粒铜袖扣的等级,而我有了这次的机会,就可以得到一粒银袖扣了。”

矮个男人督促着新人,这是一个瘦瘦的青年,他看似比矮个男年轻,又比白发少年略大一点,不过年龄在机械之心内部并不是问题,机械之心只看实力不论年龄。

所以,瘦瘦的男青年在了解过两个同伴的实际情况后,对他们是有些害怕的。

被催促着,他掰开了死者的嘴,一般来说这样的血量实在是超乎想象,一个人不可能在吐出了这么多的血之后才死亡,因为之前就已经死了,这里的血量都相当于身体的一半总量。

忍着死者嘴里混合着血腥味的恶臭味道,瘦瘦的男青年发现了卡在喉咙里的牙齿。

“克鲁德·赛博的牙齿是老化掉落的,可是牙齿本身依旧锋利,在落入食道的时候,将食道划破,伤口将近有一指长,并且还卡在了肌肉中。”

瘦瘦的男青年用工具取出了牙齿,放入了一旁的盒子里。

“奇怪的是死者吞下了大量的血液进入胃部,并且他的胃部储量惊人,这才是导致他能够吐出这么多血的原因,在他倒地死亡的时候,简直就是一个装满血液的皮袋。”

瘦瘦的男青年按压这死者的食道到胃部的位置,随着他的挤压,就好像寄养一样,死者的嘴里再度吐出了不少的血液,当他挤压到腹部的位置,死者甚至喷出了一个带血的屁。

“可见死者克鲁德·赛博自己吞下了太多的血液。”

瘦瘦的男青年忍者恶心站起身,在这里他做不了尸检,开膛破肚的活还是到停尸房里才能够进行,目前也就只能够了解到现在的程度了。

“也就是说他在走到这个位置之前就已经在吐血了,那么在死者吞下这些血液的时候,他走了多远的距离呢?你留下等治安员将尸体运回去,我们去调查死者之前的行进路线。”

白发少爷很快就想明白了关键,死者倒地的小巷并不是关键,他走过的地方才是关键。

却说另一边,马纳祖玛一行人回到了旅社,在整理好今夜的购物成果的同时,也在等待着执法人员的上门,独角兽的人可是跟着他们回到了旅社的,这样的行为简称叫堵门。

在霍格莫德镇上,各大教会的执法机构可是主场身份,这里独角兽更加是主场中的主场。

所有的死亡权柄尽归【神月】执掌,这句话不是说笑的。

首先向旅社调查,拿到了马纳祖玛四人的登记,这里可是靠近帝都的重镇,不像其他的小镇那样,所有住宿在旅社的人员,都是需要登记在册的。

马纳祖玛作为到帝都求学的贵族子弟,这样的规矩更是必须要遵守的,什么使用假名字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出现的,那只会给自己带来一身的麻烦。

“原来是南方大公的人嘛!其中有两个是圣骑士,通知教会调出他们的资料过来。”

独角兽的领队吩咐了下去,马纳祖玛只要不做出外逃的举动,那么他不介意多等一会获取更加详细的情报,于是剩下的两人就在旅社大厅等待着。

马纳祖玛就这样一直等啊!等啊!连看书学习的兴致都没有,可是直至要上床睡觉了,那些楼下的独角兽成员依旧没有上来的意思,难不成还需要自己主动下去坦白一切吗?

马纳祖玛带着郁闷的心情好不容易才入睡,最担心自己这边刚刚睡着,那些独角兽就上来敲门。

很快,半睡半醒的马纳祖玛就发现了异常,隔壁的管家麦勒佛冷似乎睡得不踏实,或者说他陷入了噩梦之中,身体不自然的活动者,甚至发出了轻微的梦话声。

‘安心睡吧!梦里有我给你守护,那些独角兽的成员正在用梦境的方式,在寻找真相呢!’

祖灵马娜安抚下了马纳祖玛想要起身的念头。

在祖灵马娜的帮助下,马纳祖玛很快就入睡了。

旅社大厅里面,独角兽的成员手拉手的站成一圈,三个人的眼睛都开始泛白。

首先是萝莉女仆温妮·布拉德利,作为年纪最小的那个,心灵也是最纯净的,这样的梦境最容易探查。其次是女骑士蕾奥诺拉·哈斯卡,年轻的女骑士应该涉世不深,只要引导的正确这样的女性会是个话痨。

再是管家麦勒佛冷,他社会经验最多,却也知道做事的底线,从他的平生履历来看是一个正直的人,完全符合圣骑士的精神信仰。

最后,才是今晚的主角,新进的贵族少爷马纳祖玛。

萝莉女仆温妮·布拉德利:“今天晚餐后出门逛街,少爷被一个丑老头叫住了,他非要塞一件东西给少爷,然后还倒地装死吓唬我们,少爷让我们别理他,可是他还不要脸的一直跟着我们,之后没多久他就不见了。”

女骑士蕾奥诺拉·哈斯卡:“是我提议少爷去逛街的,我一路给少爷他们介绍了三处教会的。其中在【火种】教会门口遇见了一个奇怪的老头,他将一个破烂的金属物品强行塞给了少爷的手中,然后还装死又站起来,他以为自己很搞笑吗?不过我们并没有被他吓住,之后就把他忘在身后。今天在友谊库买到了称心的衣裙,你们要知道!不是每一次逛街都能够卖掉称心意的东西……”

管家麦勒佛冷:“如果不是少爷叫我走的话,我都想要打飞那个奇怪的老头,乱送少爷奇怪的东西不说,还用假死来恶心我们,他没被我打都是因为少爷仁慈!”

独角兽的三人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大概情况,现在就只缺马纳祖玛的口供。

“第一次来到帝国南部重镇感觉很新奇,逛夜市是我的专属女骑士提出来的。正好手头有一批强精剂要卖掉,这可是我的萝莉女仆辛辛苦苦制作出来的成果。路过了三个教会,明天准备再去看看其他的教会和市场。我们在这里可以停留几天,足够我熟悉九大教会和四大公会了。”

“路上遇见了一个老头,那长相就和难民一样,还给了我一个方形的铁块,都不知道有什么用。又当面装死吓唬我们,真担心会被人误会和他的死又关系,结果他又站起来了。我让管家别理他,他还远远的跟着我们,我一直以为是手上的铁块的关系,可是又不想和他再接触就没还给他。”

《我左手一只鸡》 免费阅读章节

《我左手一只鸡》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孤魄幽魂)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马纳祖玛,赛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孤魄幽魂)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我左手一只鸡》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马纳祖玛,赛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