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鹰王》鹰王电影土豆高清 清水文 鹰王忠犬攻

鹰王

出版图书已完结

甫跃辉新书《鹰王》由甫跃辉所编写的出版图书风格的小说,主角余顺来,薄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霜降那天,赤脚医生余顺来用单车驮着儿子出门。问去哪儿,父子俩只是笑笑。几天后再看到余顺来驮着儿子回来时,父子俩都不能笑了。余顺来在

湖北长江传媒数字出版有限公司|更新:2020-06-19 14:55: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甫跃辉新书《鹰王》由甫跃辉所编写的出版图书风格的小说,主角余顺来,薄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霜降那天,赤脚医生余顺来用单车驮着儿子出门。问去哪儿,父子俩只是笑笑。几天后再看到余顺来驮着儿子回来时,父子俩都不能笑了。余顺来在

《鹰王》免费试读

霜降那天,赤脚医生余顺来用单车驮着儿子出门。问去哪儿,父子俩只是笑笑。几天后再看到余顺来驮着儿子回来时,父子俩都不能笑了。余顺来在大门边坐下,把已经长成半大小伙的儿子从单车后座抱下,揽在怀里。屁股下冷硬的土地让他一点一点从茫然的思绪中清醒过来。他望着眼前空旷的田地,有的田里还竖着稻茬,有的正在翻耕,偶尔有一两块地里的小麦刚刚冒头,麦地边沿有一大片蓝紫色的桉树林,树林外是一条小河,河对面是五六亩坟地,坟地里有他的一家:父亲、母亲、老婆,如今又要添上儿子。附近几个村寨,不知有多少病人经余顺来的手医好过,可老婆病了,他没能医好。儿子病了,他不敢再医,急急忙忙送到医院去,医生却说,病挨久了,他在家里该先给儿子吃点药。

余顺来呆滞的目光越过等待撒种的麦田,停在紫蓝色的桉树林上空。落日湿淋淋的,又红,又大,再落一些,就落到桉树林背面的坟地去了……穿过一块块麦田,掠过桉树林,越过小河,儿子到他母亲和爷爷奶奶那儿去了……余顺来闭上眼睛,想象着那么一条窄窄的光辉灿烂的小路从家门口伸向远方。儿子变成一个小小的暗影,挥着小小的手向他告别。他清晰地看得到儿子嘴唇嚅动着,却听不到一些儿声音。满耳朵灌满了吹过麦地的呼呼的风声。他为这情景感到一点儿薄凉的幸福,一点儿薄凉的忧伤,更多的是疲倦。从未有过的疲倦。这么想着,微笑习惯性地浮上他的脸。他睁开眼,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已有一圈人围在他面前。他认得出他们的脸,不少是他医好过的病人。他有点儿厌烦地重又闭上眼睛,一会儿,总算克制住心里的厌烦,勉强睁开眼睛。

“天成怎么了?”

“睡着了。”余顺来侧过脸,慈爱地看一眼身边的儿子。儿子真是睡着了。儿子和他靠在门边看日落,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忽然,他露出一脸的悲伤。

“天成死了。”

他感到脸上瞬间爬满了冰凉的虫子,从眼窝里爬出,瞬间爬满了脸颊。

余顺来此后的记忆有了短暂的缺失,后来回想起,只能想起他恍恍惚惚地就坐在了坟地里,伸手触摸到的是一堆黄湿的土。落日没在坟地停留太久,很快落到大山后面去了。夜色从湿土里升起。风把麦子的气味、桉树林的气味吹过来,在暮色里浮动着。余顺来嘬起鼻子嗅了嗅,仿佛嗅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气息。

就这样,余顺来成了半村唯一的孤家寡人。余顺来是个快活的人,平常嘴角总是挂着笑意,给人看病时,总是专注地嘟着嘴。尤其是给孩子们看病,他嘟着嘴,皱着眉,一脸事情重大的样子,忽然,拍一拍手,说小事儿,脸上随即展开笑容,额头上一条条很深的皱纹更深地挤在一起。儿子死后,半村人很少再见到余顺来。他把自己关在院子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想要求医问药的,也不去了,都说,不能去惹他伤心。左邻右舍就不时站在院墙边朝里张望,心底里提防着,怕他想不开出什么事,很长时间,才见他靸着鞋子从屋里出来,蓬头垢面,目光失神,摇摇晃晃地到屋后去上厕所,这才放下心,长长叹出一口气。

半个多月后,余顺来才再次出现在村路上。还不到五十岁的余顺来眼袋很大,浑浊的眼睛布满血丝,看上去已经差不多六十了。或许出于习惯,人们和他打招呼时,他仍旧嘟着嘴,僵僵地笑一下,可额头的每一根皱纹似乎都拧得出愁苦的汁水来,只是眼角眉梢竟然仍像往日一样透出一点儿孩子般的狡黠。

余顺来和往常上山挖药一样,背着竹篮,提着小锄头。他心里明白,这次上山和往常不同,他是不准备回来了。他熟悉山上治病救人的草药,也熟悉能毒死人畜的草药。他想好了,随便挖到一两棵毒药后,自自然然地吃下去,然后就顺顺当当到那边去。

半个多月来,求死的念头一次又一次跳出来,他一次又一次犹豫着。医生的职业使他形成了一种观念,人是不应该主动求死的,哪怕得了绝症,也应该竭尽全力活下来。如今他什么病痛也没有,怎么能够去死?!可不管怎么劝说自己,在痛苦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死的念头总是不听使唤地跳出来,这念头非但没让他感到害怕,还让他觉着一些安慰。昨晚他总算想明白了,——像是被一束光忽然照亮了,别人想要活下来,是因为还有值得活的东西,他有什么呢?现在没有值得他活的东西,相反,倒是有值得他死的东西,没准儿他的父母妻儿都在那边等着他呢。这么一想,就坦然了。他彻夜未眠,想着到那边见到亲人们该说什么。第二天,走在上山的路上,他又有了以前行医回来那种即将到家的感觉。他看看村人那些熟悉的脸,看看村子熟悉的路道和房屋,拐出桉树林时,又回头看了看自己住了几十年的院落,心头有一种轻飘飘的释然的感觉。

进入山道后,他下意识地走得慢了。毕竟是一生的最后一段路了,他得一步一步好好地走。昨夜落了一阵雨,地上的浮土被打湿了,走起来没有一点儿灰尘,暄暄的很舒服。路边的大麦地青葱着,一棵棵被雨水洗刷得很精神。他一面往上走,一面眼睛不住地往四面山地里望,每吐出一口气都是轻松的。走到山半坡,他才想好到什么山头去找那棵渡自己到另一个世界的草药。

他爬到山顶的悬崖边时,细密的汗珠冒出额头,积蓄在皱纹间,额上仿佛箍了一条一条亮晃晃的丝线。山崖的陡坡上长满了小松树和杂草,带子似的延伸出去,和对面的大山连在一起,几座山外,就是他住了几十年的村子。村子隐隐地还看得见,有那么一会儿,他想,大可不必劳神再到山崖上去找那致命的药材了,不如就装作不经意地踩空了,掉到山崖下也不错,死前还飞了一次。转念又想,那样死后怕是身子不齐全了,到那面说不准妻儿还认不认得自己,也就笑笑作罢了。

《鹰王》精彩评论

    作者(甫跃辉)可能开文的时候也没有做过主线大纲吧。从王熙凤到林如海,废太子,贾母都是红楼世界。成为王熙凤的时候贾赦花心女主(余顺来,薄凉)还会有点不开心。但是过后很好的接受了现实。毕竟女主(余顺来,薄凉)穿越前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了,什么事情没遇到过。之后独立出去的白狐世界又给女主(余顺来,薄凉)增加了阅历和成长。到变成林海成为一个需要有三子七孙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有原主的残念等等也成为了一个有妻有妾的人。废太子有一个很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开始学会怎么做皇帝,一个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加上在后世学到的知识帮助了她的成长。殷商出现的帝辛有成为男主(余顺来,薄凉)的趋势。当是两人思想差距蛮大的。不看好。也不喜欢,直男癌加上古代的大男子主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