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春雨梧桐清霜后》建业春雨梧桐 仙侠奇缘小说 春雨梧桐清霜后小说完结版

春雨梧桐清霜后

仙侠奇缘连载中

主角叫青梧,穆栖迟的小说是《春雨梧桐清霜后》,它的作者是忘浮川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霁华从那处站起来,迎着穆栖迟走来,两人会面之际,是穆栖迟先开口。 “其实你不必来这处寻我~” 霁华只是抬眼看着他,许久。 “前尘

|更新:2020-06-29 00:55: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青梧,穆栖迟的小说是《春雨梧桐清霜后》,它的作者是忘浮川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霁华从那处站起来,迎着穆栖迟走来,两人会面之际,是穆栖迟先开口。 “其实你不必来这处寻我~” 霁华只是抬眼看着他,许久。 “前尘

《春雨梧桐清霜后》免费试读

霁华从那处站起来,迎着穆栖迟走来,两人会面之际,是穆栖迟先开口。

“其实你不必来这处寻我~”

霁华只是抬眼看着他,许久。

“前尘往事本该忘却,你又何苦执着?”

“执着的,只是我心中的所想所念,烙在心里的东西,是说忘就忘吗?”

穆栖迟抬眼看着霁华,两人对视的瞬间,栖迟看着那个面容音貌和自己五分相像的女人,只是觉得不解,在他的记忆里,在儿时的回忆里,母亲是爱父亲的,那种虽不言语,却流露在神情和动作中的情义,应是最为珍重的。

可她却,说嫁便嫁了~

“我不像你~”他说。

霁华被他噎的一时无话可说,只是远眺着屋外的一棵梧桐树,看树枝影婆娑。

“我只是想要你好过些……”

“我要的好过,是打心中的好过,不是这面上的风光安乐~”穆栖迟说的很是坚定,连眼神里也充斥着坚定。

“离开平宁宫,便算是同这清净地再无交集,你可想过?”霁华反问。

他未曾说话。

霁华却接着言道:“这鹤烟同这天地六行,无牵无挂,自万年前自废神阶,抽神骨之后,便偏安这寂寥一隅,这宫中之人,除了二宫主和念兮神君,旁的人,进了这宫,这辈子便栽在了这里,无处再去。”

“包括……”

“你调查我!”穆栖迟未等她说完,便怒气直冲脑顶,烧的他心智神烦。

“我是你母亲……”

“你过得安稳点……”

“安稳便是,你看着父亲兄长战死在离渊蛮荒,服丧期未满,便匆匆遣散家眷,嫁作他人妇?安稳便是,把你的长子安置在一处无人追寻处藏起来?安稳便是,在这九重天上藏着自己肮脏的过去?”

他气急了,字字珠玑,把这些年埋藏在心中的苦闷统统发泄给了面前这个女人,他急喘着气,看着面前那个有些惊慌的女人,忽的苦闷在心中翻腾而起,她是这九天之上多么珍贵,美妙的人啊,应从没有人对她这便泼赖。

穆栖迟努力的恢复这心中的情绪,把那团怒气压回心底,这些年来的冷漠,疏离寡淡,统统都是假象,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本就不是那样的人。这样的情绪,也只有这有着血液亲情的人,才可以敞开心怀。

他也很清楚霁华为什么那么想要自己继续留在这里,她太清楚自己了,她明白,这里有他的软肋。

“你走吧,再过几日,应就会在之恒处看着我。”

穆栖迟大步走出茶亭,自留给霁华一个挺拔的背影。

穆栖迟走的飞快,他想,无论如何,命不由天,无论如何,总有办法。

霁华望着他远走的背影,长叹一口气,也走出了茶亭。转角的地方,正看见那侍女牵着之恒向自己匆匆走来。

“夫人,刚看到,栖迟匆忙离开,我便来看看,您,可还好?”侍女关切的问道。

那小之恒也插一嘴:“母亲,哥哥看着脸都要黑成一团了,好生可怕~”

霁华赶紧,抱起之恒,摸摸他的小脸继续说道:“之恒别怕,他是你哥哥,自是会护着你~”

之恒点头,又凑到霁华的耳朵处小声的对霁华说:“哥哥喜欢这宫里的那个漂亮的姐姐,脑子好像不太够使,但是之恒也很喜欢她……”

霁华听他言罢,忽的笑了:“哪有说人家脑子不好的,以后不许这般说人。”

又勾勾他的小鼻梁:“可是怪了,都这般了,你还是很喜欢她?”

之恒点头,又遥遥头。

“感觉不一样,但不影响我喜欢她~”

霁华和那侍女笑的更叫肆无忌惮了。

那侍女实在是忍不住,对着小之恒说:“你的那种喜欢可不能同你哥哥一样,她未来可是你嫂子~”

之恒思索了一会儿说道:“嗯~上回吃饭的时候看见哥哥对那姐姐十分的死缠烂打,但是哥哥的水平着实是比不上,九重天上的那些天将仙娥。”

“好生拙劣,可那姐姐还十分的吃他那套,着实是不可思议!”

霁华听得这话,着实是十分无奈,用手敲了敲之恒喋喋不懈的小脑袋。

“以后,不许你看的这种事情,小小年纪这般不学好~”

穆栖迟已经开始着手在屋中开始收拾东西了,他想着早些开始准备的好,也不等的到时候手足无措的忙活,看样子是等不到过几日的花时节了,倒是心中有些失落,此去,怕是再没有这般舒适的生活~

他收拾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忽的想到,他与青梧也不知日后再见是何时了,心中忽生出万千悲凉,可叹世事无奈。

若他只是平宁宫中一个平常的弟子,又或是穆府未曾发生这等事情,他和青梧的故事,又会是怎样的开始,他想着,怎么也会比现在这般好吧……

无奈,他生在穆家,长在穆家,他的不甘心,他的骄傲,让他把这儿女的心事压在心中,到想着,青梧在这平宁宫到底是有鹤烟和寒景湛他们一帮人护着,要也是比跟着自己来的好,其他的事情,自己扛着,若是,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他定,高抬大轿,明媒正娶,娶她出平宁宫,落户穆家。

然后只念余生相守。

他把手头的东西放下,又想着一定会的,他相信……

前厅。

青梧懒洋洋的趴在那一方小榻桌上,手中把玩着一个晶莹玉透的小杯子。很是安静,半晌,她抬头看得鹤烟也是在她一旁很是认真的烹茶。

青梧慢吞吞的挪过去,就把脑袋趴在鹤烟烹茶的那个小台子上,看着那碧透的还冒着丝丝热气蒸腾的茶水,从自己的面前坠落,然后稳当当的乘在了鹤烟那小杯盏中。

鹤烟放下手中的茶壶,淡淡的看了一眼在她身旁趴着的青梧,然后,手起茶落,为青梧也重新斟了一杯清茶。

鹤烟用那骨节青白的手指推着那茶杯缓缓地到了青梧的面前,青梧看的这一杯茶,才猛地抬起了脑袋,收回了满脑乱跑的神思,手捧起茶杯,看了看一旁坐的笔直端正的鹤烟,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

鹤烟好像是感受到了青梧的迟疑,他饮下一口茶水,缓缓开口。

“问~”

青梧一阵叹息,果真还是他熟识的那个师傅,这语句可是精炼的不能再精炼了,倒是也妥妥的看穿了自己的心思。

青梧手捧着茶杯,手指局促的在杯子上摩擦,正想着以师傅这样没耐心的性子,这开头要问个什么问题才好的时候。

她未曾察觉鹤烟又是轻飘飘的瞟了她一眼。

鹤烟在心中长叹一口气,自己那上好的茶盏,就在她那手中如此不知珍惜。

“栖迟,应该这几日,等九重天的通文递下来,便就要上任了。”

鹤烟看青梧抬眼看他,又加了句。

“应是等不到今年的花时节了~”

青梧有些难过,想着不好在鹤烟面前表现出来,便只能是低着头生生忍着。

鹤烟实在是瞧不惯她那个怨妇的沮丧样,想着好歹是这平宁宫的关门弟子,虽说是给不了她什么实质的能力威名吧,倒也是说出去这四海八荒都要呈上一呈他鹤烟的面子。

“不过~”

鹤烟想着自己的徒弟也就只能宠着了,他也不想求她有什么大成,毕竟这个万世大致太平的年代里,自己这个以一个散仙身份的修行人,也只能是仗着往日的名头,在这平宁宫中偏安一隅,自然他自己也早已没有了那什么尘世野心,就好好地,安安稳稳的与这岁月相安相处,他这样,他希望青梧也同样。

如果她甘愿,如果她不曾想要去堪透那北荒往事,他们几个便都在这好好的,赏桐花开落,万事浮离……

青梧忽的精神了起来,鹤烟看着她那个憨憨蠢蠢的模样,心中生长出浅浅笑意。

“不过什么?”青梧有些激动~

他伸出手,摸了摸趴在他身旁小台上青梧的脑袋,她的小脑袋圆溜溜的,同她那长得清丽的容貌倒很是不相配,光看着脑袋想着怎么也是个容颜可爱的模样,倒是同她有些反差。

鹤烟又上手揉了揉她的发丝。

“不过,为师倒是可以在花时节的时候,请直符神君来同观花海。”

他对着青梧挑了挑眉,温柔的等着她反应。

“直符神君,哦~我懂了,直符神君和之恒很是交好,定会带着之恒来,之恒,之恒的话,栖迟若是当了他的书侍,自然会一同来!!”

鹤烟再看她那开心样,总觉得自己可真是养了个小白眼狼,还要为别人做嫁衣。

可思来想去,这穆栖迟,虽说不肯留在这平宁宫,但,说来,这几百年的光景过去,倒也算是半个平宁宫人~

总之肥水不流外人田,这方,鹤烟心中总算是舒适了许多。

鹤烟看青梧在哪高兴了许久,也不想着去打扰她的那份开心,又觉得小孩子果真是好哄,也是真诚的紧,喜怒哀乐都表现在面上,眼里,不掺杂丝毫修饰。

离开便是难过,还可以相见便是又盼头的欢喜,这种感觉,鹤烟好像,自万年前便早已忘记。

青梧正开心的出神,又觉得难得鹤烟愿意同自己啰嗦,想着在同他打个什么话,又或者在套出些什么奇闻八卦,也是极好的。

青梧看鹤烟去整理被风吹起的衣角,又摆上了笔墨砚台开始写起了字,青梧正想着凑上前去看看师傅写了些个什么,却无意间看到了,鹤烟挂在腰间的那个红色绸带缝制的小香囊。

青梧觉得很是熟悉,细细想来,那针线的走势,和图案形状,不正是她与大师兄裁制大婚彩头的那个衣料相同。

可思来想去,青梧很是确定以及肯定,她和大师兄把那彩头分发去了全部,那鹤烟身上的那香囊!

定是,定是那个传闻中,东泽国下嫁一人族城主的小公主,为鹤烟所做。

青梧这边便

《春雨梧桐清霜后》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忘浮川)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青梧,穆栖迟)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忘浮川)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春雨梧桐清霜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青梧,穆栖迟),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