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盗梦禁区》盗梦空间2 第三十二章 第二面,图书馆残念 盗梦禁区NP文

《盗梦禁区》盗梦空间2 第三十二章 第二面,图书馆残念 盗梦禁区NP文

发布时间:2020-02-27 07:57:48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佐然 状态: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盗梦禁区》是佐然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凌儿,梦里,书中主要讲述了: 跟随着她步伐我来到一座大房子前,由于光线并不是太亮我只能大体看到一部分。这是比较陈旧的建筑,大概只有两层楼那么高,在房顶的最顶端

>>>《盗梦禁区》在线阅读<<<

《盗梦禁区免费试读


跟随着她步伐我来到一座大房子前,由于光线并不是太亮我只能大体看到一部分。这是比较陈旧的建筑,大概只有两层楼那么高,在房顶的最顶端有一盏老式的照明灯。

看起来瓦数足够强,足够大,能把图书馆前面的一段路程照得清楚。伴随着灯光,没错,和刚才猜的一样,只有两层楼,第一层是一扇银白色的铁门,大概有三米的宽度吧。

沿着门的左侧望过去是三扇窗户,看来也是铁质的,新刷上去的红色油漆显得那么刺眼。右面的情况和左边的几乎一致,在窗户前面有几棵不太高的松杉。

抬起头第二层的状况和第一层差不多,不同的是多了一个类似的阳台一样的建筑,左右两边还是有三扇窗户。左边最后一扇有点特殊,不知被从哪里爬上来的爬山虎缠绕住,窗子两旁墙上全部都是类似于“根须”之类的。

诶,诶,诶……人呢?

当我正在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时候,那个叫做“梓涵”的女子早已经消失在我的视线之中,这也是大意了,第一次跟人就跟丢了,真是太逊了,被凌儿知道肯定笑死我的。

她走进去图书馆里面了吗?还是先进去看看才知道吧。

前面是四层台阶,从外面看里面亮着金灿灿的白炽灯灯光。现在这个时候人应该很多吧,一般现在大学生要不是泡在网吧,就是在图书馆里,还有极少部分就是整天宅在宿舍寝室里。

抱着猜测的好奇心我走进这座古老的图书馆,刚走进去就有一股特别大的力量压抑着我的脑袋。我不知道这样的描述是否正确,但是我是感觉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气氛。

看来曾经的图书馆确实不错,藏书挺多的。我穿梭在一排排的书架之间,不时抬起头看看书架上的藏书。书架都是木质的,也许之间或者说在这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刷过红色油漆,现在看着有部分的油漆已经脱落。

从书壳来看应该是牛皮纸的书皮,里面发黄的的纸张从书的侧面就看得很清楚,不用翻来都知道是那种黑白印刷。

走到最里面的位置,是一个类似于收银台之类的大柜子,在那个狭小的空间里勾勒出一番天地。

我走了过去,在这个“收银台”后面放着一把比较舒适的藤椅,看材料这东西在我们那个时代可不便宜。藤椅轻巧大方,那些细密交织的藤条古朴、清爽。

这个时候应该有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头儿坐在上面,闭着眼睛,用一把圆扇扇着风,想想这样的画面就舒坦,有种厌倦现代都市的喧嚣与冷漠,渴望与大自然亲密接触的感觉。

等我老了以后一定要选购这样的藤椅。

我拍拍我的脑袋:“我的思想又跑偏到什么时候了,我去,我到底是来这里干嘛的。”

“咚,咚,咚……”

像是什么东西拍打着书架,我转过头去。

咳咳,原来是这栋图书馆的管理员啊,看来年过花甲就算了,看着面庞应该只有五十多岁的样子,粗糙而又邋遢,黝黑黝黑的皮肤……

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工作服,胸前还挂有类似与工作证的一个纸质的标签。一双袖套的颜色和衣服极其不搭。左手拿着鸡毛掸子,右手拿着抹布。

在他右手的肘关节上,戴着一个红色的环形布制品,用黄色的针线绣上去了“管理员”三个繁体大字。

他穿梭在书架之中,左手挥着鸡毛掸子轻轻拍打在书架上面,抵挡着上面的灰尘,右手拿着抹布不紧不慢的擦着掉了油漆的书架。

这可能就是他每天的工作,每一天都不知道重复这样的动作。刚扫完这里,又绕到另外一边,继续打扫起来。

整齐的书架排列在一条大过道的两侧,在走廊的尽头,有着一把环旋式的木楼梯直通着二楼的方向,像是一个神秘的小阁楼一般。

“隆,隆,隆……”一阵巨响,伴随着闪电突如其来。

我下意识的转过身去,走到玻璃窗的前面。看来和我想的没错,这仅仅是一个时间的片段,刚才还是满天星斗,现在却是电闪雷鸣。

也不知道凌儿究竟去了哪里?现在到底怎么样?真让人操心啊!

“哒,哒,哒……”

楼上有人的脚步声,是“梓涵”吗?我怀着好奇心走向走廊的尽头,准备去二楼一探究竟。

我摸着木质的扶手,眼前这把楼梯全部都是木质的,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嗒嗒嗒的声响,整座楼体的结构呈“S”型,像是一条盘旋的蛇一样,蜿蜒曲折的盘绕在一根柱子上。

二楼的灯光不算不算太昏暗。尽管一切都是那么的陈旧而又古朴,但被管理员打扫的足够干净吧,连一丝的灰尘都不到。走在这其中我仿佛走进了时代的历史博物馆,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那么的吸引人。

上了楼梯,依旧是几排排列整齐的书架,和一楼相比感觉少了很多。不过从走廊这边可以看到前面最中间的位置里,有几排桌椅,看来是阅览的地方吧。

总感觉这里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感觉自己再什么时候来过一般。但就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抱着半疑半惑的态度,我准备走进第二层楼。

“哗啦啦……”

刚才还是电闪雷鸣现在就下起了倾盆大雨,这回我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奇怪之感。也许是习惯这里变化无常的天气吧。

“隆,隆,隆……”

又是又是如雷贯耳的打雷声。

“嗞,嗞,嗞……”头顶的灯泡像是被吓到一般,现在都眨起了眼睛。一闪一闪的灯光看来是要停电的前奏啊。

我还没等我说完,整片屋子变得漆黑。我去,怎么每次乌鸦嘴都灵验啊,如果我说天上掉下来五百万,怎样就永远不会灵验。

噼里啪啦,伴随一阵闪电之后,一阵亮光从窗外直射进来。我转过去看着离我最近的一扇窗户。

“卧槽,那是什么啊!人吗?”

当我转过头的那一刻,我真的被吓到了,如果换做是其他人肯定是这样的。一个人现在窗子看着外面。

我慢慢的靠近她,这背影……这背影好熟悉的感觉,当闪电的光芒再次射进室内时我彻底看清楚了,是个女的。她一下子转了过来,对,就是“梓涵”那个出现在我梦里的女子。

她盯着外面满脸担忧的表情,可能是因为大雨的人缘故吧。看来她只带了一本笔记本而已,其它的没有带。

“上面还有人没?”一个声音从楼下传了上来。

她没有出声,依旧盯着外面的情况。

“上面还有人没?今天要关门了。”又是一阵呼喊。

看来是管理员吧。

她依旧没有出声,只是一直盯着外面的情况,丝毫都没有听到下面的声音,她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一直盯着外面的,就像在看谁一样。我走了过去,往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并没有发现东西,看来只是关注外面的情况吧。

“嗒嗒嗒……”从下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是刚才的管理员上来了吗?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像小鹿乱撞一样奔向刚才类似于阅览室的里面,尽管是一片漆黑,她就好像丝毫没有畏惧的样子,急匆匆的走了进去。

我并没有跟着进去,因为我不识路,走丢了怎么办?哈哈,不开玩笑了,主要是太黑我看不清路。

这时候刚才在下面的那个管理员提着煤油灯走了上来……

“还有人没?”他又以嘶哑的语调再次喊了一声,正处于黑暗中的她依旧是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真想不通她是怎么想的。

管理员听了没有任何声音之后,便提着煤油灯走了进去,我跟随他的步伐,没有走了几步就到阅览的地方,他提起煤油灯以微弱的灯光看了周围一圈。

“看来真没人了。”管理员一边说着,一边提着煤油灯走了出去。

“当……”是桌子挪动的声音。

等等,我好像知道她在哪里了,我蹲了下来,果然,她蜷缩着身体躲在了桌子下面。管理员越走越远,她也慢慢从底下爬了出来。

她看了一眼管理员离去的背影,拍了拍头顶上的灰尘……跟着慢慢走了出去,她这是又要干什么啊!

我跟着她走出了黑漆漆的阅览室,她依旧来到刚才看外面情况的那扇窗户,盯着外面情况。

“啪……”从楼下传上来一阵巨响,看来是管理员把门关了。

她依旧看着外面的一切,没注意周围的一切变化。

“好的,可以了。”只听见她冷冷的说到。

接着她摸索着木扶手走了下去,我从窗外看了回去,一个打伞的人慌张的穿梭在雨中。

哦哦,我知道了。原来她是在等管理员走啊,那么门关了她照样出不去啊,难道她不想回去了,就呆在图书馆里一整夜吗?

没几分钟之后,她提着煤油灯走了上来,现在没有了刚才冷淡的表情反而多了高兴和激动的面孔。

她提着煤油灯,走进刚才的阅览室里,我跟随她走了进去,她先是在书架那里徘徊了一会,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后,走到刚才躲藏的桌子跟前。

她不紧不慢的坐了下来,翻来书,借着微弱的灯光,阅读了起来……

我看着灯光的方向,走了过去,走到她的面前,那阅读的是那样的认真,感觉就沉醉在这其中,丝毫不管周围的一切。

我低下头看着她书上的内容。

“啊……”我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两步。

她在……她在看的书,是……是《茶花女》。

什么……茶!花!女!

我的呼吸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加快了节奏起来……

《盗梦禁区》 精彩点评

粮草。章节被禁。(贴吧看后面的,但是后期大多叙述往事,交代背景)让人欲罢不能。虚假的和平世界,被操控添加的记忆,模拟爆发出来的危机,这个世界,就算过去了很多年,也仍然逃脱不了对“人”的思考。人到底该如何定义,感染体,异化的存在,既不属于纯种的人,也不属于灭绝人类的生物集合。人吃人,历史上是有过记载的,我们对人性的保持,是通过怎样的自我约束。在生存,权利,力量,各种各样的欲望之中,思考着,是吃人还是被吃。当智慧生命不再局限于人时,面对可交流的但是又处于食物链两端的智慧生命之时,是否在这食物链中还有着仇恨,恐惧,疯狂,是否还有着狡诈,背叛,欺骗。人,停不下的思考。

盗梦禁区

盗梦禁区

作者:佐然类型:悬疑灵异状态:连载中

粮草。章节被禁。(贴吧看后面的,但是后期大多叙述往事,交代背景)让人欲罢不能。虚假的和平世界,被操控添加的记忆,模拟爆发出来的危机,这个世界,就算过去了很多年,也仍然逃脱不了对“人”的思考。人到底该如何定义,感染体,异化的存在,既不属于纯种的人,也不属于灭绝人类的生物集合。人吃人,历史上是有过记载的,我们对人性的保持,是通过怎样的自我约束。在生存,权利,力量,各种各样的欲望之中,思考着,是吃人还是被吃。当智慧生命不再局限于人时,面对可交流的但是又处于食物链两端的智慧生命之时,是否在这食物链中还有着仇恨,恐惧,疯狂,是否还有着狡诈,背叛,欺骗。人,停不下的思考。

小说详情